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編輯觀點 > 英特爾有意收購RISC-V明星公司SiFive:芯片戰線或將變得更為復雜

英特爾有意收購RISC-V明星公司SiFive:芯片戰線或將變得更為復雜

作者:陳玲麗時間:2021-06-22來源:電子產品世界收藏

幾天前,媒體爆出或將以20億美元收購的創業公司,這一數額大約是該公司估值的4倍。目前仍處于初步的討論階段,交易是否能順利達成,收購價格會是多少目前都還是未定數,也可能選擇繼續保持獨立。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pfaennle.com/article/202106/426454.htm

盡管都對此“不回應”,但此樁收購事件中透露太多趨勢性信息,引發各方高度關注。

半導體企業轉投架構,不算是新鮮事。去年,英偉達宣布要以400億美元收購ARM的消息,而ARM架構的授權使用者中包括英偉達的一系列競爭對手,這讓很多半導體行業內的公司感到危機四伏,架構受到的關注度也越來越高。

SiFive是誰?

SiFive成立于2015年,是全球首家基于RISC-V架構的半導體企業,由來自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三位研究人員Krste Asanovi、Yunsup Lee和Andrew Waterman創立。

值得一提的是,SiFive的現任CEO帕特里克·利托(Patrick Little)曾是高通公司負責汽車業務的高級副總裁。他正是在去年英偉達宣布將收購ARM之后,離開高通并加盟SiFive。

長期以來,ARM是移動端和物聯網市場最大的IP提供商,然而隨著開源的RISC-V架構崛起,SiFive開始被視為ARM的有力挑戰者。該公司試圖將開源標準引入半導體設計領域,使其更便宜、更容易為客戶所接受。迄今SiFive已與多家國際知名半導體廠商建立深度合作關系。

640.jpg

SiFive的主要業務幫助SoC設計人員縮短產品上市時間,以及通過定制的開放式架構處理器內核降低成本,同時,使系統設計人員能夠構建基于RISC-V的定制半導體,從而實現優化。和ARM一樣,SiFive也是將設計等知識產權出售給制造商。

從2015年開始該公司便發布了多種基于RISC-V處理器內核,除了不斷推出新的具有競爭力的處理器IP外,該公司還通過收購與合作來完善處理器相配套的相關IP布局和工業實現。

2019年5月SiFive收購了innovation Logic獲得其全部的USB相關團隊。2019年10月,通過其子公司SemiFive與晶圓工廠三星合作打造基于RISC-V的解決方案,這也是三星首次涉足非arm架構芯片代工,同時,SiFive外還與臺積電、格芯等代工廠達成合作,幫助基于其內核IP的客戶定制SoC生產。

SiFive還致力于推動使不同類型的計算機芯片更加容易地進行編程。為此,其去年聘請了著名的硅谷計算機科學家拉特納(Chris Lattner),他曾為蘋果公司創造了編程語言Swift,目前該語言已經成為開發人員為iPhone編寫應用程序的主要方式。

除此之外,為了推動其IP在中國市場的商用,SiFive還在中國成立了賽昉科技,拓展其IP在中國的落地。

總而言之,除了有強大的技術勢力,SiFive是一個在RISC-V陣線里有理想有抱負的企業。2020年8月SiFive把宣布獲得6100萬美元的E輪融資,該輪融資由sk海力士領投,高通、也都是該輪的投資者。

RISC-V不再是鏡花水月

殺手級應用即將到來,它將出現在人工智能和加速器中,甚至是專門構建的系統中。如果你看看數據中心是如何變化的,人們會說他們不需要一堆乏味的內核,他們需要在插槽中平衡的所有計算,這就是RISC-V可以提供價值的地方 —— 即使主要操作系統上的處理器沒有運行RISC內核,而是在執行加速的價值工作。

ARM架構和RISC-V架構皆源自上世紀80年代的精簡指令計算機RISC。二者最大的不同之處在于,ARM是一種封閉的指令集架構,而RISC-V是一種完全開源的架構。只用ARM架構的廠商,便只能根據自身需求調整產品頻率和功耗,不得改變原有設計。

反觀RISC-V,由于選擇使用BSD License開源協議,因此給予使用者很大自由,允許使用者修改和重新發布開源代碼,也允許其基于開源代碼開發商業軟件。

并且,RISC-V 具備精簡、低功耗、模塊化、可擴展等技術優勢,適合對生態依賴比較小的封閉或半封閉產品、深嵌入式或新興的物聯網、包含嵌入式人工智能等應用的邊緣計算領域及需要定制化的場景,被認為是傳統兩種指令集的“接班人”。

640.png

如果你看看x86如何從簡單的微架構擴展到復雜的亂序流程,再到多核,這需要很長時間。Arm剛開始也無人知曉,現在它無處不在,因為它們在我們的手機中。同樣,RISC-V的發展也需要時間的洗禮,并且RISC-V所展現出來的能力已經不再是水中花鏡中月。

去年12月,一個小型電子設計公司Micro Magic 宣稱:他們已經設計、生產出了全世界最快的64 位RISC-V 內核,1瓦功耗,5GHz頻率,比蘋果的M1 芯片和Arm Cortex-A9 以及英特爾最新最強的E7表現還要出色。并稱該芯片優雅地實現了David Patterson(參與創建RISC-V 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對精簡指令集計算機(RISC)架構的最初設想,在當今用電池供電的設備上也能輕松工作。其用了“優雅”一詞來描述該芯片對于英偉達、ARM與英特爾最強芯片的超越。

特別值得注意的一個標志性事件是,2021年3月,MIPS 母公司Wave Computing(在破產重組后改名MIPS)對外宣布,今后將不再設計基于MIPS架構處理器,該公司將開始轉向基于RISC-V 的芯片。這也標志著,RISC-V架構已經成為了一個全球廣泛接受的主流CPU架構。

另外,去年英偉達宣布斥資400億美元對于ARM的收購,也引發了全球芯片設計業者對于ARM架構未來發展的的擔憂。這也進一步促使了不少芯片設計廠商開始加速在RISC-V領域進行布局。

對于此前外界擔憂的RISC-V基金會的總部在美國,未來可能會受美國禁令的影響的問題,為打消外界疑慮,去年RISC-V基金會已經將總部遷移到中立的國家瑞士。這也為RISC-V生態的進一步加速發展,掃除了最后的障礙。

RISC-V陣營的發展越來越強勁,勢如破竹。越來越多的廠商擁抱RISC-V ,RISC-V官網顯示2018年RISC-V基金會成員不到兩百家,而現在RISC-V基金會成員已超過2000家,覆蓋70個國家,這樣的燎原局面,僅僅是用了兩年時間。可以說,近兩年來RISC-V之所以能夠發展如此之迅猛,中國廠商可謂是功不可沒。

根據RISC-V基金會官網的資料顯示,在目前RISC-V基金會僅有的13家最高級別的會員當中,包括阿里巴巴(平頭哥半導體)、華為、中興、賽昉科技、紫光展銳、西姆計算、中國科學院軟件研究所(ISCAS)、中科院計算所(ICT)、成為資本等9家都是中國大陸的廠商和機構。

而最高級別的會員的優勢在于,可以提名一名理事委員會理事,以及技術委員會代表,可直接影響RISC-V未來的發展方向。

同時眾多的海外企業,也大多將RISC-V作為了ARM的替代方案,并積極的投入。隨著RISC-V架構的持續演進以及RISC-V生態的持續壯大和完善,未來RISC-V將有望與英特爾X86、ARM形成三足鼎立之勢。

英特爾收購SiFive究竟為何?

英特爾之所以不甘心只是SiFive其中之一的投資者還想擁有控制權,因為英偉達、AMD最近的收購動作實在太猛,大有要撼動英特爾江湖地位之態勢。盡管目前英特爾依然是PC市場和數據中心市場的霸主,但是未來變數太多。

而且加上早年英特爾曾因為戰略決策失誤,錯過了移動市場發展的機會,拱手將一個大好的移動市場讓給了ARM,“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的心里陰影,讓英特爾不愿意也不敢再錯過其他技術路線正在上升的機會,買下SiFive就成為了必須。

如果此次英特爾成功收購SiFive,則等于是正式加入到了RISC-V陣營,并成功在該技術領域獲得領先優勢。不僅有助于英特爾擴大IP產品組合,增強在物聯網及嵌入式市場的影響力,同時也將使得英特爾有機會借助RISC-V重回移動市場,即使RISC-V未來成功進入PC及服務器市場,英特爾也能立于不敗之地。

當然也有可能SiFive不賣,選擇繼續獨立發展,畢竟這個市場和技術正在冉冉升起,未來的價格將不僅僅是20億美元。如果是這樣,英特爾有可能進一步追加投資。不管賣不賣,這一輪傳言已經釋放出很多信息,至少RISC-V的發展,已經到了讓巨頭們不得不正視此股力量的時候了。

640.png

對英特爾來說,這也是對ARM展開反擊的一個機會,過往英特爾在移動芯片發展失利,x86架構的耗能問題一直難以解決,而在移動市場敗給了ARM架構,目前ARM架構在手機領域已擁有超過9成的市場占有率率,RISC-V架構可說是一個再次挑戰的好機會。

RISC-V技術長希默斯坦(Mark Himelstein)曾指出,RISC-V在開放性、簡易性、可模塊化、可拓展性等多個面向上,比起有著數十年歷史的傳統架構都具有優勢,這些傳統架構并非為當今尖端的運算技術所設計。

雖然現在RISC-V在半導體領域仍然規模不大,但研究公司Semico Research預期,2025年時市場需求將達到超過624億個RISC-V架構處理器,年復合成長率達到146%,5G及智能汽車將是成長最快的兩大領域。

今年3月,英特爾新任CEO基辛格提出了IDM 2.0戰略,宣布重回晶圓代工市場,并投資200億美元建造兩座晶圓廠,發力晶圓代工業務。

英特爾當時就曾表示,其代工服務事業部(IFS)與其他代工廠服務的差異化在于,它不僅結合了英特爾制程工藝技術和先進封裝技術,“還支持x86內核、ARM和RISC-V生態系統IP的生產,從而為客戶交付世界級的IP組合”。

同日,SiFive宣布與英特爾代工服務部展開合作。外界認為收購RISC-V架構創業公司SiFive可能將有助于未來的代工業務,還可以為英特爾提供一份知識產權上的保障,既可以在自家的芯片上使用,也可以為以后的代工服務客戶提供許可。

這些舉動既能幫助美國在半導體領域重振旗鼓,也有利于英特爾回擊ARM戰隊中的對手們,比如蘋果的M1,再比如AWS的Graviton2。

這筆交易不得不讓人想起英偉達斥資400億美元收購ARM的交易,這筆交易目前正接受來自各國的反壟斷審查,前途未知。需要指出的是,如果英偉達對于ARM的收購獲得成功,那么可能將會導致更多的ARM架構芯片設計廠商加大對于RISC-V的投入,以減輕對于ARM架構過于依賴的風險。這也使得RISC-V技術領導廠商SiFive成為了一個優質的標的。

如果兩方都能成功,那么將形成Intel + RISC-V vs NVIDIA + Arm的競爭局面,他們能成功嗎?

640.jpg

此外,英特爾依舊受到英偉達、AMD的競爭壓力。英偉達和AMD今年一季度業績亮眼,上升勢頭強勁。TrendForce集邦咨詢最新報告顯示,受惠于虛擬貨幣掀起全球挖礦熱潮,英偉達本季營收擠下博通,位居第二名,游戲顯卡部門成為推動整體營收的關鍵,加上數據中心部門也有一定程度的貢獻,以51.7億美元的營收排名上升。

不難看出,全球半導體在底層技術層面、企業比拼層面,都在不斷重塑格局,當然,現在關于SiFive的談判還在早期階段,英特爾最終收購、投資,還是有其他決定,都有待觀察。

面對ARM與RISC-V這兩者的競爭關系,與1990年時代的UNIX和Linux之爭頗有相似之處 —— 基于相近的底層架構理念。不過,現在來看,無論是x86、Power、ARM還是MIPS,之前指令系統都是被少數企業壟斷型掌控,在生態層面相對開放。而RISC-V不同,它是一種適用于現代微處理器的自由開放的指令集架構,使得輕松設計企業用戶所需的自定義芯片,正如今日私版眾多的Linux,若要保障商用層面的可靠性,即所謂企業級開源,還有相當長的路要走。

但如果英特爾將RISC-V的領頭羊收入囊中,x86其又會碰擦出什么火花目前還不明朗,再加之ARM一旦被NVIDIA收購成功,那整個芯片領域情形將更加復雜化。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
动漫日语台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