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嵌入式系統 > 編輯觀點 > 賽靈思CEO:為FPGA提供一個更廣闊的施展舞臺

賽靈思CEO:為FPGA提供一個更廣闊的施展舞臺

—— 專訪賽靈思CEO Victor Peng
作者:李健時間:2021-05-18來源:EEPW收藏
編者按:作為第四任賽靈思的CEO,上任三年多的Victor Peng在交易后首次面對中國的媒體時,除了總結自己上任三年來的成績之外,更是重點的回應了對合并后企業的愿景

2020年疫情期間半導體圈最重磅的消息之一就是收購了Xilinx,這是繼Intel收購Altera之后,由市場上另一家CPU公司收購了另一家公司(市場格局基本跟CPU市場大同小異,兩家企業瓜分了超過90%的市場份額)。為何CPU這么青睞,這跟計算架構演進密切相關。當高性能高效率計算變得越來越重要,異構計算架構下CPU+FPGA兩個通用計算平臺可以非常好的融合串行計算與并行計算的優勢,關于這部分的內容可以參考筆者雙方交易達成時的分析。作為第四任的CEO,上任三年多的Victor Peng在交易后首次面對中國的媒體時,除了總結自己上任三年來的成績之外,更是重點的回應了對合并后企業的愿景“與合并,將為我們提供一個更大的平臺,助力我們賦能為更多創新型人才和創新型初創企業”。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pfaennle.com/article/202105/425613.htm

圖片.png

作為全球第一家FPGA企業和第一家Fabless企業,的出現引領了諸多半導體和計算領域的革命。如果按照之前雙方交易的進程規劃,2021年底完成正式的整合,那么的歷史將會定格在37歲。回顧賽靈思37年來四任CEO的業績,我們不難發現每個階段的掌舵人都完美地將個人特點與企業發展融合為一體。首任CEO也是公司共同創始人 Jim Barnett與FPGA發明者Ross Freeman一起用獨創的Fabless模式成功將賽靈思這顆種子呵護壯大,第二任CEO Wim Roelandts帶來的豐富行業經驗讓FPGA在消費、汽車、工業和國防等多元化市場快速生根發芽,并將公司的業績在十年左右時間里擴大了5倍。前一任CEO Moshe Gavrielov作為EDA領域的老兵,任期內則是大舉推行FPGA工具的軟件化以及FPGA架構的軟件化,可以說正是在擁抱軟件時代這個關鍵節點的領先一步讓賽靈思在市場份額上逐步甩開老對手Altera。

 

回首三年成績單

 

與之前兩任CEO略有不同,雖然Victor Peng也是從其他公司的高管職位加入賽靈思,但在成為CEO之前,他在賽靈思有著10年多個崗位的工作經驗,他從高級技術副總裁做起,再到公司的COO,然后才接手CEO的職位。這也是為何他甫一上任就將賽靈思的戰略從廣泛布局到集中出擊——“數據中心優先戰略,加速核心市場發展戰略,驅動靈活應變的計算戰略”讓賽靈思的產品和技術資源更為專注,充分發揮FPGA在并行計算和計算效率等多方面的架構優勢,緊跟數據中心和AI兩個快速發展的市場,緊抓市場先入者的紅利。特別的,作為一位資深的硬件研發團隊領袖,賽靈思能夠在充分軟件化FPGA之后重新回到了突出硬核優勢的時代,Victor主導的劃時代Versel ACAP產品的問世,在充分保持FPGA開發的軟件靈活性基礎上,尊重了面向未來高性能特別是高效AI運算應用所需硬件專有化需求。你可以說它作為FPGA有點“不倫不類”或者“叛逆”,但你不能否認這是面向未來高性能AI推斷應用極具計算效率和易用性可編程器件最恰當的“進化”。

圖片.png

數據中心優先的戰略是賽靈思首次明確地將一個應用領域作為公司的核心戰略,特別這個戰略是在最大競爭對手Altera被服務器生態領導者Intel收購之后“針鋒相對”提出來的,伴隨著Altera的其他產品線在被收購后逐漸淡出,賽靈思在數據中心方面的業務是否會受到強有力的沖擊呢?Victor給出的成績單是賽靈思的數據中心收入在過去的三年里增長了兩倍,并且他直言目前數據中心的部署依然屬于早期階段,未來依然有足夠的空間留給賽靈思去擴張,特別是隨著FaaS(FPGA as a service)的模式誕生,把FPGA作為一種服務商業模式的發展,目前在AWS和Azure上已經得到廣泛應用。

 

在核心市場發展戰略方面,Victor Peng這樣總結公司的成績,除了在傳統通信市場不斷推出新產品并且在RFSoC和O-RAN方面取得飛速發展外,賽靈思的其他幾個核心市場在過去三年都是保持了非常高的兩位數的增長率。其中在汽車領域增長了22%,面向ADAS的車規級器件的出貨量目前累計已經超過了8,000萬片,而在剛剛結束的一個財年里賽靈思的工業視覺、醫療和科研的增長速度達到了一個歷史新高,航空航天也是接近歷史新高。

 

談及自己在過去三年里帶領賽靈思前進的感受和面臨的挑戰,Victor Peng首先感嘆各種外界變量是最困難的挑戰,比如貿易戰和新冠疫情等。在面臨這些挑戰時,他和賽靈思管理層采取了有效的應對計劃,包括面向新的潛在客戶進行有關自適應計算能力的教育,開發和部署無需芯片設計經驗的軟件堆棧,以及發展生態系統。他代表管理團隊總結這幾年的重要決策為以下三點:  

1.       通過解決當前和未來的重要難題,為我們的客戶創造更多的價值。

2.       致力于通過讓我們的平臺更易于使用,使得自適應計算為更多的創新者賦能。

3.       為賽靈思建立一種讓員工個人與團隊均能同步發展的企業文化。

 

作為一家被收購企業的CEO,應該怎么評價Victor Peng三年來的成績不是件容易的事,不過除了上面亮眼的賽靈思業績成績單之外,關于收購的幾個細節大家可以細細品味,一個是賽靈思會有兩位董事會成員加入董事會,從而保障了賽靈思業務未來運營的連貫性。第二是賽靈思被收購的價格是350億美元,是當初Intel收購Altera價格的兩倍還多(Intel拖了一個多月讓交易價格從130上浮到了167,竊以為Intel買虧了)。

 

展望未來異構路

 

在這樣一個敏感的時間面對媒體,已經確定將加入未來AMD董事會的Victor Peng不可避免的要談到合并后的計劃,首當其沖的自然是FPGA的未來。因為很多關注賽靈思和FPGA的人擔心賽靈思被收購之后,FPGA會被逐漸邊緣化,或者成為CPU在數據中心的協處理器。

 

對此Victor Peng表示他和Lisa Su進行過討論,AMD非常重視賽靈思的各項業務,對于現有的客戶市場和應用都有非常堅定的承諾,讓他們不需要擔心會有任何的變化,未來的公司還是會像原來一樣一如既往的在市場和客戶這些方面提供支持。作為市場上當之無愧的領導者,無論是在FPGA還是在自適應的SoC還是在ACAP 上,無論是賽靈思還是未來的AMD,核心戰略就是要驅動增長,繼續去創新。而且Victor Peng認為結果與大家擔心的恰恰相反,隨著時間的一個推移,“大家會發現在自適應計算,在FPGA方面有了AMD這樣一種規模性的效應和投入,我們只會更多的去創新,更快的去創新,更好的服務市場和客戶”。

 

首次公開面對中國媒體評價這次并購,作為曾經AMD高管的Victor Peng這樣去看待合并后的發展,“合并后的AMD 和賽靈思,公司規模將會明顯擴大,并將活動更加強勁的增長動力。而且,我們也將會處于一個絕佳的位置,可以進一步擴大我們的生態系統以及合作伙伴關系。同時,我們的合并,將使得兩家公司現有的產品和平臺增長勢頭雙雙進一步提升。合作伙伴關系與生態系統的擴張將促成一個良性循環,進而為我們的客戶創造更高的價值,使得我們的產品和平臺擁有更多的客戶。”

 

正如文章開頭所提及,隨著兩大CPU巨頭收購FPGA雙雄,異構計算的格局正式形成,并且參考GPU龍頭NVIDIA收購Arm,三大陣營的實力都空前強大,未來的計算競爭三足鼎立之勢已成。Victor Peng直指收購的重要驅動力就在于對異構計算生態的掌控,他認為現在已經很難在從頭去構建一個處理器架構的生態,通過收購獲得關鍵技術的同時獲得客戶和生態系統,這樣的結合是能夠節省很多的時間和資源的高效解決方式。另一方面則是面對強大的對手,需要規模化來壯大自己的實力并更好的發揮異構計算的生態趨勢。

 

而面對三大異構計算巨頭的未來,Victor Peng滿懷信心,AMD和Intel都將擁有CPU、GPU和FPGA,不過在GPU和FPGA方面未來AMD將有明顯的技術優勢,而CPU的性能和市場占有率這一兩年來AMD持續走強,綜合起來競爭優勢已經非常明顯。而NVIDIA雖然收購了Arm,但其核心優勢還是僅僅在于GPU方面,其處理器要兩年后才會問世,更重要的是,“他沒有自適應計算這塊的獨特技術,所以賽靈思在這方面是有非常強的優勢的。”對自己大力倡導的自適應計算架構在未來異構競爭中的意義,Victor Peng給予了非常高的期待。

 圖片.png

展望未來,Victor Peng面對中國的媒體和用戶這樣總結的:“我們現在身處的這個時代對于計算機行業來說是令人非常振奮的,無論是我們作為一家獨立的企業還是我們在和AMD合并之后,我們都會更快的更多的去創新,來適應數據發展的需求,賦能更多的應用開發,為改善人們的生活而不懈努力。”




關鍵詞: 賽靈思 FPGA AMD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
动漫日语台词